资讯发布

黑暗记忆的打捞人|听“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寻访志愿者分享他们的故事
2019-08-14 09:59:43  来源:本馆

8月14日是世界“慰安妇”纪念日。8月13日上午,日军“慰安妇”问题民间交流活动在我馆分馆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举行。日军“慰安妇”问题研究专家,以及来自湖南、山西、广东、浙江、四川的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寻访志愿者们,围绕寻访经历、日军“慰安妇”制度等议题展开交流。

与会者合影

 

志愿者们及民间收藏家向陈列馆捐赠了有关“慰安妇”的文物藏品。

南京民间收藏家陈西民捐赠了在慰安所中使用的治疗妇女妇科病的药盒子,以及日本爱国妇人会老照片 

沈阳民间收藏家张广胜捐赠了日军随军作家撰写的纪实小说 

黑龙江省绥芬河市和平纪念馆馆长、和平志愿者协会会长曹立明捐赠了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使用过的碟子

 

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会长、南京师范大学宣传部长张连红

我以南京华月楼慰安所为中心,研究日军慰安所的管理规定。在调查过程中,家住惠安巷14号的顾翔先生提供了一张上面印有兵站指定特殊慰安所规定的珍贵照片,上面有“慰安妇”、“特殊检查”、“兵站”等汉字。从这张照片上,人们基本上还能辨认出华月楼慰安所开办时间为1939年初,其规定条文较为详细,如每个兵站慰安所内的特殊妇女每隔5日必须接受宪兵分队兵站支部医官的检查等。

从二战期间日军在各地设立的慰安所管理规定来看,日军对慰安所及“慰安妇”实行严格的军事管理、“慰安妇”是日本军队的组成部分和必需品。

 

浙江志愿者徐维经

当年,我看见十几个日本兵到我们村抓姑娘,抓了一个15岁的女孩,还有一个是我的堂姐,才18岁。一共抓走23个姑娘,都是本地人,谁谁谁女儿抓去了,谁谁谁的老婆抓去了,我们都非常清楚。

我们想办法去救这23个姑娘,可是那个慰安所里一共200多个日本兵,我们去救简直是飞蛾扑火。日本兵有天晚上全部出去拆铁路,我们抓住这个机会,组成突击队,救了19个姑娘,还有4个下落不明。

今年6月2日,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金华奶奶在浙江金华去世

 

湖南志愿者陈清泉

2017年,湖南当地有家媒体采访了一位抗战老兵,这篇报道被一位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的家属看到,经过多方寻找,我们终于与这位家属取得联系。他向我们说:“我有两个姑妈是受害者,一定要把她们的经历公布于众。”就这样,去年我们找到了这对同月同日生的亲姐妹——姐姐彭仁寿与小她四岁的妹妹彭竹英。

彭仁寿老人

彭竹英老人

今年5月,我们对当地一家敬老院中的13位90岁以上的老人进行调查,发现并认定2位百岁老人是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报道了这2位老奶奶的经历后,在我们镇上另外一个村子里又发现了3位受害者。截至目前,湖南地区总共找到的在世的受害者有13位。

 

山西志愿者张双兵

我从1982年开始走访“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到现在已经37年了,这过程可谓是一把辛酸泪。从1982年一次偶然机会见到受害者侯冬娥老人开始,我就感觉自己对这项事业放不下了。

张双兵走访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曹黑毛(已故)

从1995年受害者向日本政府提出诉讼开始,至今有16位老人在我们的帮助下,走出国门,走进法庭,控诉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这16位原告已经在2015年时全部去世。

这段经历对于受害者及其家庭造成了数不清的伤害。我们做了几十年的努力,就是要证明日本军队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犯下了罪行。

 

广东志愿者刘昌言

珠海三灶岛是珠海最大的一个岛屿。日本海军在三灶岛制造了惨无人道的华南人民大屠杀、三灶大屠杀,三灶人民就被日军蹂躏了7年7个月。

三灶慰安所是在1939年春建立的一个慰安所。在三灶日本海军翻译、台湾人罗时壅的回忆录中讲述了大量三灶岛日军罪行的事实,这其中就有慰安所的运作。其中记载:

“榻榻米的房间约有一、二十间。白天下士官兵在规定的时间外出,准士官以上则夜间在此消遣……最初店里有10多个日本女人,她们每天至少要满足数百名军人的需要(一两年后身穿和服的日本女人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来自广州身穿旗袍的中国姑娘)。”

目前发现的中国唯一一个从事“慰安妇”妇科检查的亲历者钟泉,站在三灶“慰安所”旧址内

 

黑龙江省绥芬河市和平纪念馆馆长、和平志愿者协会会长曹立明

被骗到绥芬河天长山要塞兵营被迫充当“慰安妇”的朴玉善是我最早发现的。有一天我走到牡丹江市的一个村,一个朝鲜族老大爷告诉我,他家里有一个曾经当过“窑子”的朝鲜老太太。我们去见过老太太好多次,老人始终不肯谈论曾经的遭遇。她的儿媳妇是村里学校老师,在我的劝说下,这位老师终于理解我,向老人说明来意,最终,老人讲述了她的身世。

朴玉善老人后来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韩国。目前她还在世。

文在寅拥抱欢迎慰安妇老人朴玉善(图片来源:韩联社)

 

关爱“慰安妇”幸存者民间组织“温暖之家”志愿者张美萱

关爱“慰安妇”幸存者民间组织“温暖之家”于2017年成立,一开始只有几个人,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大部分成员都是年轻人。大家自发组织起来,定期去走访、慰问老人们。保护这段历史,不要让这段历史被遗忘。

 

韩国志愿者、南京大学留学生姜哈娜

韩国与中国有着同样悲惨的历史,在沦为日本殖民地的朝鲜半岛上,有很多年轻女性被送到日本军所到之处的慰安所,沦为日军的性奴隶,受到惨痛的伤害。此前我一直没来陈列馆参观,是因为这段历史让我感到恐惧。

但当我真正来这儿参观后,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我想为传播这段历史做点努力,于是我就来陈列馆做志愿者,用韩语进行讲解。这份志愿工作我也会一直做下去。

 

纪念馆馆长张建军


由于历史和文化因素,“慰安妇”问题和其它史实相比,国内整体的研究、整理、收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馆有责任深入挖掘日军“慰安妇”制度这段历史,和历史学家、民间志愿者共同为历史求证、存证。

我有四点建议:一是成立日军“慰安妇”性暴力制度研究沙龙,请所有有志于为历史存证的人士参与;

二是继续做好历史的挖掘,不断挖掘新的线索、新的文物、新的史料,为历史存证;

三是邀请国内外共同题材的纪念馆参加。相互交流国际经验,策划共同课题,筹划联合展览;

四是做好在世老人的关爱。受害者是在独特的历史条件下为国受难,我们应该去尊重、呵护她们。

 

谢谢史学专家和民间志愿者的付出!

老人们正在逐渐老去。我馆与利济巷分馆的工作人员,一直抓紧时间在全国各地走访,与志愿者一同寻找还在世的“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如果您掌握什么线索,请联系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025-58598353(周二至周日 9:00-16:30)。

多找到一个,都是对一段黑暗记忆的打捞!

 

审校 | 李凌 赵伊汉 俞月花

编辑 | 潘琳娜

摄影 | 蔡美婷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