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发布

41套(件)反映日军侵华罪证的文物藏品被我馆收藏!
2018-10-27 13:32:23  来源:本馆
  今天上午,2018年新征文物史料捐赠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来自北京、上海、沈阳、昆明、南京,以及日本等地的7位收藏家和友好人士向我馆捐赠了41套(件)珍贵的文物藏品。
 
▲捐赠仪式现场
 
▲纪念馆副馆长凌曦向收藏家颁发收藏证书,并合影(崔晓摄)

  制作糕点的模具揭露日本军国主义思想
  战争时期,日本的军国主义思想已经渗透到日本社会的方方面面。
  今天,日本广岛大学研究员杨小平就捐赠了日本侵华时期制作的具有“军国主义色彩”的糕点模具,此外还有日本战败后由日本防卫厅战史研究室编写的《战史丛书》。
 
▲杨小平先生
 
  三个木质的用于制作日式糕点的模具原由日本市民团体收藏,主要用于制作具有“军国色彩”的糕点,然后再提供给日本军队食用。
  这三个模板上分别印有“丰祝”、“君之代”、以及日本国旗与军旗等模样。
 
▲具有“军国主义色彩”的糕点模具
 
  这些模具压制出来的糕点,是日本国民曾受军国主义思想毒害的铁证。
  《战史丛书》由日本防卫厅战史研究室编写,日本朝云新闻社出版,反映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争记录的书籍。该书编写出版于1966-1980年间,共102册,此次捐赠的版本中还另含2册史料集。丛书每册50-60万字,共计6000余万字,是研究中国抗日战争及二战期间日军整体侵略行径不可或缺的资料之一。
 
▲《战史丛书》
 
  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用的铜壶与梳妆镜
  南京收藏家王宝林的家族上世纪三十年代起就住在利济巷1号。他回忆,日本战败后,对门的女人曾用一个铜烫壶和一面梳妆镜,跟他的母亲交换了两张山东炝大饼。他母亲同情地说过,对门里的女人都非常可怜,一夜之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后来他才知道,那些女人就是备受日军摧残的“慰安妇”受害者。
  今天,王宝林特意把这“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在南京利济巷2号侵华日军东云慰安所中曾使用过的铜壶与梳妆镜,捐赠给了我馆。
 
▲铜烫壶
 
▲梳妆镜
 
  王宝林先生说:“这两件旧物作为历史见证,有力地控诉侵华日军的罪恶行径,无声诉说着那段黑暗的日子里‘慰安妇’受害者们的悲惨遭遇。”

  日军三八式子弹和中国守军步枪子弹
  南京保卫战时期,老虎洞战斗是紫金山战斗的前哨战,中国守军罗雨丰营顽强抵抗,在日军猛烈炮火下,营长阵亡,全营伤亡大半,阵地失守......
  南京抗战收藏家唐恺先生是一位战史爱好者。今天他捐赠的日军6.5mm三八式步枪子弹、中国守军7.92mm步枪子弹等多组南京保卫战遗物,就是他在紫金山原老虎洞阵地上搜集到的。
 
▲唐恺先生
 
▲日军三八式子弹11枚,此次搜集到的是日军完整子弹而非弹头
 
▲中国守军汉阳造子弹1枚
 
  唐恺先生说:“这些昔日战场遗物还原了当年中国守军英勇卫国的情景,以此悼念为守卫南京而牺牲的近十万中国守军。”
 
  日军侵犯南京的真实图像
  上海收藏家缪时方捐赠了日军侵占南京时期的老照片、明信片等日军侵犯南京的一批史料,包含了大量图片。
 
▲缪时方先生
 
▲4张日军南京兵站医院的老照片
 
  ▲3张日军侵占南京的明信片,左图是支那事变--南京战线--在国民政府入城式会场举行庄严的遥拜仪式,右上图是海陆军共同慰灵祭——朗读祭文的松井石根(最高指挥官)
 
  ▲昭和12、13年(1937、1938年)支那事变——松井(石根)军司令官率先入城,向市内行进(南京入城特辑)。图片右上角盖有一个“国威昭昭”和日军飞机模样的印章
 
▲支那事变特辑新闻--南京总攻击--水陆两路进攻南京(1937)
 
▲一套(上中下)日本陆军恤兵部发行的《支那事变战迹指南》
 
  缪时方先生说,有些史料文物有明显的地域特征,应该在更合适的地域进行研究,相信这些史料会对研究日军当年侵犯南京的细节提供更多的佐证。
 
  日军侵华12件物证
  沈阳收藏家张广胜先生捐赠了“支那事变”纪章、日军文具、步枪弹壳、水壶等12件实物。
 
▲张广胜先生
 
  ▲2枚支那事变从军纪章,2008在沈阳民间征集。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日本政府向日本参战军事人员颁发的従军纪念章。纪念章保存品相完整,其中一枚带有原始盒子
 
  ▲2个侵华日军啤酒瓶,2010年在东北黑河征集。日本侵华势力曾在伪满洲国境内,利用东北物产资源建立了众多为日本军国服务的株式会社。这2个保存完整的啤酒瓶就是当时日本在中国东北掠夺资源开办朝日啤酒株式会社的重要见证实物
 
  ▲2个侵华日军文具(墨水瓶),2002年在东北牡丹江征集。这是侵华日军使用的2个空墨水瓶。
 
  ▲5个侵华日军三八式步枪弹壳,2015年在南京朝天宫收藏品市场征集。根据同原物主人了解,此批日军步枪子弹壳出土于南京市内城建工地残土中。
 
▲1个侵华日军水壶,张广胜先生于1999年在黑龙江哈尔滨市征集
 
  张广胜先生说:“这批实物是我多年来从国内各地征集所得,在不同地点和时间征集到相同题材的日军侵华物证,历史意义厚重,这为揭露日本侵华的历史事实提供了不可辩驳的实物证据。”
 
  日军侵华时期出版的书籍
  昆明二战史探索协会宋向东先生捐赠了日军侵华时期出版的书籍等。这些书籍,是侵略者对自己侵略行径赤裸裸的记录和炫耀。
 
▲宋向东先生
 
  ▲《周报》七月一日号,标题为:迎来支那事变五周年、大东亚战争与新支那、发展的国民政府、前进的新支那经济建设、国民政府的外交政策、支那事变爆发五周年
 
  ▲《周报》二月二十七日号,标题为:本年度物资动员及生产扩充计划、缅甸作战与重庆
 
 
  2018年,纪念馆已新征藏品1593件,其中包括《朝日画报》、《历史写真》等记录日本侵华的重要文献史料,这些实物与史料具有一定研究价值。纪念馆希望搭建一个交流平台,让更多来自民间的收藏拥有展示的机会。
  本期编辑 | 潘琳娜 赵伊汉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