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发布

这些老师曾用胸膛,阻挡日寇带血的刺刀
2018-09-10 16:21:40  来源:本馆
 
据说
这是巴基斯坦一所学校墙上的涂鸦
写的是
“用笔代替武器,永远不要放弃希望”
 
这份“希望”是什么?
 
在抗战的血雨腥风里
在每一条生命随时都可能消逝的环境中
有一批人
是这么诠释的……
 
  “金陵永生”
  她是美国人,1919年起在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工作,起了个中文名叫华群。
  而她的本名叫明妮·魏特琳。
 
 
  战争摧毁了宁静的校园。南京大屠杀期间,她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美籍教务长,变成了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分会委员、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收容所所长。
  腥风血雨中,魏特琳从不顾个人安危,用柔弱的胸膛直面日军滴血的刺刀,像老母鸡保护小鸡一样,竭尽全力保护了2万多名难民,包括上万名妇女和儿童。
  她还每天记录日军在南京的暴行,这些文字材料后来被编成《魏特琳日记》,该书成为揭露日军暴行的有力证据。
  魏特琳曾说:“如果能再生一次,我还要为中国人服务。”在她的墓碑上,刻着四个汉字——金陵永生。
 
  “啊,天哪,战争残酷而邪恶”
  邬静怡,原名邬静娴,30年代改名为邬静怡,英文名 Blanche wu。
  她1899年3月12日出生于浙江宁波一个牧师家庭,1934年在密歇根大学获生物学硕士学位后,于1936年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任教。
  日军占领南京后,她勇敢地留在南京,参加救助难民的工作。
 
 
  1985年,邬静怡在回忆录中描述了当时在南京的情况:
  所谓的“战胜者”为所欲为地在南京全城进行诸如放火焚烧、掳掠抢劫、屠杀与强奸。在“恐怖笼罩”之下,妇女沦为无助的受害者。我们敞开大门,让那些妇女、姑娘进来。然后在夜里,连门廊与有屋顶的走道上都挤得满满的。难民的人数不久增加到4000人,并持续不断地增长至高峰期的大约10000人。我暗自忖度“啊,天哪,战争残酷而邪恶”。现代军人的行为竟如同野兽。日本军人的所作所为简直难以令人置信。
 
  虽然希望渺茫,也没放弃的“Big Wang”
  现存于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历史照片中,有多处标注了一个叫“Big Wang”的人。
  在魏特琳40万字的日记里,他出现了近百次。
  而在我们纪念馆,也对他进行了专版介绍。
  他叫王耀庭,魏特琳口中的“大王”。
  南京大屠杀期间,他是国际友人明妮·魏特琳的中文老师,帮助她一同留守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今南京师范大学),保护难民。
 
 
  12月13日,南京沦陷,为驱赶前来收容所骚扰的日本兵,魏特琳多次前往日本大使馆提出抗议,而“大王”多数情况下都会陪伴在侧。在魏特琳看来,“大王”的年纪和尊严,“在很多场合都帮了大忙”。
  当然对于一个中国人,留在南京是非常危险的。当日军要抓捕“大王”时,多亏魏特琳用身体挡在他前面,大声呵斥日本兵:“这是我的工作人员,你们不能把他带走”!这才把他救下来。
  收容所中,很多妇女寻求魏特琳的帮助,希望找回被日本兵抓走的丈夫和儿子。虽然希望渺茫,“大王”与一个姓孙的同事,还是对这些妇女进行询问,填写信息表格。有时,“大王”的儿子也会来帮忙,最后由魏特琳将表格提交给日本大使馆。
  至1938年1月底,已整理了592份这样的表格……
 
  “大王”(左四)和魏特琳(左六)与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合影
 
其实
抗战期间
在沦陷区
在重庆的空袭警报声中
在西南联大的校园里
还有许许多多的教师
在战火中
尽己所能教书育人
保护学生和无辜的平民
 
 
战争中
老师们没有放弃的“希望”
是对自己责任的担当
是对每一条生命的尊重
是对和平终将到来的信念
 
教师节
致敬所有伟大的老师
 
  本期编辑:潘琳娜 赵伊汉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