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发布

刚刚,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照片墙的灯又熄了一盏
2018-06-01 13:59:29  来源:本馆

5月29日下午两点半左右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仇秀英离世
 
仇秀英(1930.5—2018.5)
今天上午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为仇秀英老人举行默哀、献花、灭灯仪式
深切缅怀仇老!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照片墙的灯
又暗了一盏
仇秀英老人的儿子李金城
轻轻擦拭母亲熄灭的照片
久久凝视
不肯离去
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说:
“对历史的铭记是对当下和平的守护,
序厅两侧有1213位幸存者的照片,
他们的目光永远凝视着这段历史。”
    仇秀英老人证言 
    我叫仇秀英,1937年侵华日军来南京前,我家有五口人:父亲仇松山、母亲仇尤氏、哥哥仇振兴、妹妹仇桂英和我。 
    日军进城以后,我们一家和外号叫“王傻子”的邻居一起,躲在我家门口自己挖的地窨子里。日军进城后的一天,母亲和哥哥正好出了地窨,突然来了四、五个日本兵,日军向我母亲开了枪,子弹从母亲的后肩穿入前胸后,把我哥哥的棉袄也打破了,肩上的皮也破了。母亲顿时倒在了地上,疼得直喊。哥哥也被日军抓去给他们挑东西了。等日军走后,母亲忍痛好不容易滚进了地窖子里。 
    日军三番五次来抢东西,一次还在我家东门口放了一把火。等日军走后,父亲与“王傻子”出来救火,用手将火扑灭,把我们一个个从地窨子里拖出来,再拖我母亲时,她已经没气了。 
    后来哥哥回来了,我们一家到和记洋行去避难。日军又把人撵出来,四人一排,有一站路长,日军开始杀人了,机关枪响个不停,到了傍晚,机关枪不响了,我们又到了和记洋行,日军又来撵人。哥哥又被抓差,好在过了一会儿,哥哥就被放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城门口全是死尸,我们是从死尸上爬过来的。 
过了几天,我们回家给母亲收尸,把母亲从地窨子里拖出来,她的手、脚、嘴巴被老鼠啃了,都不成人样子了,家里面又没钱,就用草席子裹着,挖个坑草草埋了。想起母亲,我心里就特别难过,太惨了,她死时才四十多岁。
去年国家公祭日前夕
仇秀英老人全家4代9口人赶到纪念馆参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家庭祭告”
那时
仇老拄着拐杖
在家人的搀扶下
颤颤巍巍地捧着菊花
献给“哭墙”上的母亲
同样在去年
摄影师为仇秀英老人全家拍摄了全家福
照片中的仇老慈祥地笑着
时光不可扭转,
证人都会老去,
但是历史不能忘记!
对和平最好的守护是铭记历史、自强自立
仇老,请放心!
今日之中国不再是任人欺辱的弱国
今日之中国人不再是任人欺辱的国民
仇老,请安息!
愿天堂美好澄澈
荡涤您在尘世间曾经的苦难
愿您一路走好!
    近期,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联系上了几位之前失联的幸存者,目前协会登记在册的南京本地幸存者有98位,外地2位,共计100人。纪念馆将继续寻找和查证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本期编辑:李雪晴 杨梦秋 潘琳娜 蔡美婷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