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发布

纪念馆回应慰安妇档案暂未入选世界记忆名录 :深表遗憾,但坚信公道和正义终将到来
2017-10-31 09:39:41  来源:本馆

  10月3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女士签署了2016-2017年度入围世界记忆目录的名单,其中建议由中国、韩国等8个国家和地区联合提出的“慰安妇的声音”项目(第101号),与“慰安妇与日军纪律的文献”(第76号)的日本右翼提名者展开相关对话,“慰安妇的声音”被列入延期决定项目,予以了否决性搁置。

 

  

  1

  纪念馆态度:

  坚信公平与正义终有一天一定会到来

  此次备受关注的“慰安妇”相关资料被列入延期决定项目,暂时无缘世界记忆名录,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馆长、“慰安妇的声音”申遗项目中方首席专家苏智良教授表示,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女士及教科文世界文化遗产国际咨询委员会会议的决定表示遗憾,对搅局者日本所持的不反省立场予以谴责。

  苏智良教授指出,"搁置这一项目,是推卸责任的决定,与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关于‘慰安妇’问题上的立场,背道而驰。”他还说,国际社会对日本战争暴行的“慰安妇”问题早有公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应该屈服于日本政府的压力而缺席,甚至回避。”

 

苏智良教授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表示,“听到这一消息,感到非常遗憾。首先,关于日军‘慰安妇’制度问题,社会各界研究很明确,都有定论,因此是不争的事实。如今,日方一意孤行,当‘搅屎棍’,采用各种手段混淆视听,人为制造问题;其次,有些机构在一些立场上,不够坚定,在历史问题上当‘软腿子’。第三,日方的这种行为反而让我们坚定了要更加努力地去维护历史事实的决心!”

 

纪念馆馆长张建军

 

  2

  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数十次指出:

  “‘慰安妇’是日军的性奴隶”

  二战时期,日军“慰安妇”制度的实质就是日本国家和军队在占领地及殖民地等长期囚禁大批女性,进行轮奸甚至虐杀的有组织的性犯罪,是对女性人权的重大侵害,是典型的战争暴行与反人道主义的国家战争犯罪。

  实施军队“慰安妇”制度这样一桩严重侵犯人权的战争犯罪事实,被日本政府隐瞒了很多年,直到1990年代初因韩国、中国、菲律宾、荷兰等国受害幸存者的控诉,才被世界所知晓。

 

 

 

 

 

 

  自联合国人权委员会1996年关于日军“慰安妇”问题的调查报告发表以来,20年来联合国等国际机构数十次以决议、报告的形式,指出“慰安妇”是日军的性奴隶,日本政府应承担法律上的责任;

  美国、加拿大、韩国、菲律宾等国家和欧盟国家及组织的议会相继通过了谴责二战时期的日本政府推行“慰安妇”制度的决议,中国政府也多次表明相同的立场。

  国际社会的共识与谴责,并不仅仅是针对今日日本政府的历史修正主义,更重要的是通过对战争罪行和反人类罪行的确认,来标志和反省人类走过的错误道路,警示所有的后来者。

 

  3

  日本右翼学者谬论违反历史事实

  老兵日记大量记录“慰安妇”事例

  然而,慰安妇档案申报世界记忆名录以来,有些日本右翼学者如高桥史朗等的谬论和攻击的观点与上述认知相违背,既违反历史事实,理念上也完全错误。

  在数以千计的“私家版”日本老兵回忆录和在战争中留下的记录如《阵亡日记》中,均大量记录了在占领地强征“慰安妇”的事例。在中国认罪的战犯回到日本后,组织了“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出版大量承认强征“慰安妇”的文章和书籍,继续反省战争暴行。由吉见义明等教授公布的“慰安妇”资料(日本大月书店1992年版)中,披露了数百份日本政府各部门的文件,其中,有些文件就确认了日本军队对“慰安妇”的强征违反妇女意志。

 

 

  这张“慰安妇”照片被广为流传。在滇西战场上,4位日军“慰安妇”幸存者非常憔悴。最引人注目的是右一腆着大肚子的“怀孕慰安妇”。

  1997年,南京人朱弘赴云南实地走访。他无意中得知“怀孕的慰安妇”主人翁还活着。2000年,他从一位日本老兵处获悉,这位“怀孕的慰安妇”是朝鲜籍“慰安妇”朴永心。他立即开始收集资料,制作了关于朴永心的纪录片。2002年12月12日,日本TBS电视台权威新闻栏目播出一期13分钟的新闻特集《“慰安妇”照片讲述的沉重历史》。

  2003年11月,在朱弘及其他史学家的积极推动下,朴永心老人重返中国,指认利济巷2号楼上第19号房间,就是她曾连续三年充当日军“慰安妇”的地方。

 

2003年11月,南京人朱弘推着轮椅上的朴永心重返中国

 

朴永心指认南京利济巷2号楼上第19号房间,是她曾连续三年充当日军“慰安妇”的地方

 

  4

  日本政府也曾承认负有责任

  还向韩国赔款并电话道歉

  事实上,作为日本政府迄今为止未予更改的官方立场——1993年的“河野谈话”,也承认了日本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负有责任。

  2015年12月,日本政府支付给韩国10亿日元,安倍晋三首相通过电话,对“慰安妇”受害者表示“由衷的道歉和反省”。此前的村山富市首相、细川护熙首相、桥本龙太郎首相等也表达过更加深刻的反省。

 

 

  据日本NHK电视台2015年12月28日消息,日韩外长会谈当天在首尔举行,双方就“慰安妇”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日本政府出资10亿日元,作为对“慰安妇”赔偿事业的资金

  如果没有“慰安妇”的实际存在,日本政府为什么又给予经济赔偿又由政府首脑道歉?

 

  5

  中国所有起诉过日本政府的“慰安妇”均已离世

  她们直到死都没等来一句道歉

  二战时期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推行地主要是在日本国外的占领地和殖民地,“慰安妇”们主要是在占领地和殖民地被强征。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朝鲜半岛、菲律宾、荷兰、印尼、东帝汶等战时占领地与殖民地的数以千计的受害幸存者证词和相关历史文献,充分证实了“慰安妇”制度的强征特性,和对女性的摧残达到登峰造极地步的残暴性。

  1995年以后,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幸存者在东京地方法院起诉日本政府,仅中国就有24位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幸存老人、共4个起诉案控告日本政府。尽管最后日本的法院判决原告败诉,但仍以法律文书的形式承认事实的存在,这个“事实”就是日军对这些无辜女性的强征和性奴役。

  今年8月12日夜,随着位于海南的日军“慰安妇”受害老人黄有良离世,中国所有起诉过日本政府的“慰安妇”幸存者原告均已离世。

 

2001年,黄有良老人(面对观众席左一)在东京出席听证会

 

  陈亚扁(左)、黄有良(右)在日本用自己绣的“讨还血债,谢罪赔偿”的织品,向日本政府示威

 

  黄有良老人生前曾对前去看望她的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工作人员说,她有生之年还想去日本打官司。然而痛心的是,直到离世,老人依然没有等来日本一句正式道歉。

 

 

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幸存老人

平均年龄都在90岁以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

她们也将逐渐离我们而去。

她们大半生背负着屈辱,

日本政府欠她们一句正式道歉。

而这段历史,

值得后人永远铭记,永远警醒。

 

     本期编辑:俞月花 刘广建

  “紫金草工作室”出品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