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发布

今天是父亲节,那一年冬天他们永远失去了父亲……
2017-06-19 10:44:23  来源:本馆

1937年12月13日

侵华日军铁蹄踏入南京

屠刀之下

满城血火

 

今天是父亲节

而那一年冬天

他们失去了父亲

原本的一家人

从此天人相隔

……

  

  1

  夏淑琴:父亲被日军枪杀

  

 

  日军进攻南京前,我家里共有9口人。一家人住在城南新路口5号一哈姓(伊斯兰教徒)的房屋里。

  1937年12月13日上午,一队日本兵约有30人来到夏淑琴家门前敲门,刚刚打开门的哈姓房主就遭到枪杀。我父亲看到这个情况,就跪在日本兵面前,恳求他们不要杀害其他人,也被日本兵用枪打死。

  当年,除了我和妹妹,全家7口被日军杀害,我和妹妹是被人从死人窝里拣出来的两个孩子。

  

  2

  郭秀兰:父亲与妹妹被枪杀

 

 

  1937年的时候和爷爷郭敬华、父母,还有两个妹妹一起住在北珍珠巷。当时父母都20多岁,我6岁,二妹3岁,最小的妹妹才10个月大。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家里条件还不错。

  1937年12月13日,日军进城以后,我们白天就躲在防空洞中。有一天上午大概九、十点,突然来了三个日本兵。父母带着我们三个姐妹和百十个邻居一起躲在现张龙桥不远处的一个防空洞中。

  而后,日本兵发现了防空洞,拿着机枪扫射了半个小时,我的父母和小妹都死在了日本兵的枪下。第二天,日本兵过来在这个防空洞中浇上汽油,放火焚尸。大火烧了一天一夜,最后防空洞都被烧塌了。

  

  3

  陈德寿:刀从父亲头顶刺入

 

 

 

  1937年12月13日,一个日本兵端着枪到我家来。祖父、祖母拿出香烟糖果给他,他不要,到处找姑娘。日本鬼子见了姑妈就要拖她,姑妈死活不从,日本鬼子恼羞成怒,在枪上装上刺刀,对她连续剌了六刀。过了一会,姑妈伤重去世,那一年,姑妈才27岁。

  我父亲陈怀仁当时30多岁,那天鬼子在天青街放火,街坊邻居去救,父亲也去了,被日本鬼子抓走了。

  那天,我父亲被抓后,鬼子要他跟着走,我父亲说家中有老有小不能走,另两个被抓的人也不愿意,那两个人一个被刺死,一个被砍头,我父亲也被戳死了,刺刀是从头顶太阳心刺进去的,胸口也被刺了一刀。当时有相识的街坊,在三山街承恩寺看到他的尸体,把他的尸体用被子裹着,放在门板上,放在防空洞里。

  

  4

  孙素珍:11岁那年父亲遇害

  

 

  日军进城后,我们十几户人家被迫躲在下关东阳的庙里。在这之后,日本兵天天来“扫荡”,烧、杀、淫、抢,无恶不作。

  后来我们真的没有东西吃了,父亲决定出去找事做,想找点东西回来充饥,家里人不让他去,但母亲拗不过父亲,就让他出去了,结果我父亲出去后就被日军用枪射死了。很久后,我们才在沟里发现父亲的尸体,当时我只有11岁,真是伤心得很。

  

  5

  高秀英:在街上找到父亲尸体

  

 

  1937年,我家住在下关永宁街严慈巷。日本兵进城后,抓走了我二哥。 我们一家除大哥外都出去找我二哥。我二哥名叫高士兵,他参加过民兵训练,身上有训练的牌子,日本兵在他身上找到了。日本兵看到我们就撵我们走,日本兵看到马路上有枪盒子,便让我二哥背,我父亲见状要替我二哥背,日本兵不让,还用枪戳我们,我们只好走了,只有父亲还留在那里。

  后来,我们听到父亲喊:“我没命了,士兵也没命了”。我妈就带着我和妹妹往马路上跑,那时永宁街被烧得一塌糊涂,我们在一个空地上看到二哥躺在地上,脸上全是血,母亲直哭,日本兵又用刺刀戳我们,我们拖着母亲往家里跑,也不知父亲是死是活。

  后来,局势稍安定些了,我们出去找父亲,马路上全是尸体,后来母亲在米市街木行找到了我父亲的尸体,他是被日本兵枪打死的。

  

  6

  张殿云:父亲被日军枪杀

  

 

 

  1937年,我在南京太平路华北楼学理发,日本飞机轰炸南京时,我回到老家六合县灵岩乡小营村。

  日本兵是开着船到我们那儿的。有一天,他们下船了,我们以为他们快走了,我父亲张志成与邻居七八个人准备去送他们走,结果全被打死了,当时我的一个远房表叔也在场,他趴在地上装死得以幸免。

  后来我去找父亲,他浑身是血,天快黑了,日本兵又从船上上岸来了,我吓得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后来我趁天黑滚进了路旁的地里逃走。等日本兵走后,我们才敢去收尸,也不敢声张,当夜就将父亲草草埋了,他死时才48岁。

  我有个姑姑,40多岁,被日本兵抓去污辱,后被放回。我的堂哥张殿金在八卦洲被机关枪打死了。

  稍“安定’后,我又回南京来,江里全是死人,有老百姓,也有当兵的。

  

  7

  王津:父亲被日军7刀刺死

  

 

 

  1937年12月中旬,南京沦陷了,日军从雨花台那儿到我们那儿,从西街直接冲过来,就开始抓人。我父亲当时48岁,与门口的邻居刘志清一起被日军抓走,被拉到雨花西路,被日本鬼子戳了七刀,血流的很多,后又被拖到一个洞里。

  这个情况是一个多月以后,同去的刘志清活着回来了,他告诉我们的。我父亲和刘志清被抓到日军的伙房里干活,刘志清挑水,我父亲剥葱。那天下午,有个醉酒的日本鬼子进来了,好多伙夫对他磕头作揖,我父亲正在剥葱,没有做这个动作,那个鬼子很气愤,拔刀对他左一刀右一刀,一共戳了七刀,后被拖到那个洞里去了。刘志清带我们到现场去看,洞口有个裤腰带,那是我妈妈手工做的,当时她就哭起来了。后来,我们把父亲的尸体埋了。

  

  8

  周湘萍:爷爷、父亲都被杀害

 

 

  1937年我只有9岁, 父亲39岁。1937年12月13日,我父亲一早准备去巷口的茅房,就喊了我哥哥跟叔叔一起。他们出去时,我爸还讲,会不会碰上日本鬼子啊!谁知出门走了几步,几个日本兵拿着刺刀就把我爸他们三人围住了!我与姐姐周湘莲躲在门后看见这一幕,吓得双腿发软。

  日本鬼子就押着我爸他们一直到了家门口,我爸指着我们全家人讲,说我们是普通老百姓,他要留在家里养家糊口。可鬼子还是说,必须有一个人跟他们去当劳力,我父亲就主动跟他们走了。

  当天下午,有人到我家来报信,说看见日本鬼子在南门外乌龟桥上把人给打死了。我爷爷说要去找人,家里人劝不住,结果爷爷再也没有回来。当天晚上,爷爷被日军杀害了。

  后来妈妈就和哥哥一起去找他们的尸体。他们到中华门外、江东门那一带到处找。死人横七竖八多得不得了,就挨个地翻,每一步都要从尸体上跨过去,可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爷爷跟爸爸的尸体……

  

  9

  余昌祥:生父遇害,养父幸免

 

 

  我舅舅没有子女,我从小就过继给舅舅家了。舅舅名叫余必文,也就是我的养父,1893年出生,当时40多岁。日本人轰炸南京时,我家没有跑。

  当时,扫帚巷王全胜粮行下面有一个通往长干桥的大管道,里面躲了三四十号人。日本兵来了以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解开衣服检查,而后日本人拿刀开始捅人,我养父肚肠子都流出来了,那个地方离我家很近,通过一个小巷子,大概只有两三百米,我养父爬了两个多小时才爬到家,捡回了一条命。 我的生父当年住在中华门外西街,他被日本兵杀害了,尸体一直没找到。

  

  10

  林红玉:姐姐因父母被害抑郁而死

  

 

  1937年12月,祖母、父亲、母亲带着我兄弟姐妹八个共十一人,逃难到毛公渡附近的沈家村,住在亲戚家。

  日军侵占南京后,有一天,一队日本兵来到这里,他们想侮辱我母亲,母亲因反抗遭到日军枪杀。在芦柴洲,父亲又被抓去杀害了。祖母带着我兄弟姐妹八人过着苦难的日子。第二年,我姐姐因父母被害,过分悲伤忧郁而死。

  

  战争,给全人类带来的只有悲伤与痛苦,它泯灭了人性和秩序。

  今天是父亲节,可1937年的冬天之后,父亲,永远成为了他们回忆里的背影……

  当下,我们须牢记历史,传播真相,从而避免让不幸再次降临!

  

  本期编辑:夏前坤

  

  “紫金草工作室”出品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