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发布

跟时间赛跑!倾听“慰安妇”幸存者诉说,把最真实的故事讲给你听!
2017-06-12 11:08:47  来源:本馆

日本侵华战争期间,

中国至少有20万女性

被强征为“慰安妇”。

 

2012年,

80后导演郭柯拍摄

“慰安妇”题材纪录片《三十二》时,

中国内地公开身份的

“慰安妇”幸存者为32人。

2014年,

“慰安妇”幸存者变成22人。

 

如今,

中国内地“慰安妇”幸存者仅剩15人。

 

2015年12月,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开馆。

2016年3月,

工作人员开始慰问“慰安妇”幸存者。

当时海南当地

还有”慰安妇“幸存者7人。

 

今年6月,

工作人员再次来慰问时,

海南当地

“慰安妇”幸存者剩下5人。

这些老人大多90岁以上,

时间逐渐削弱了她们的生命力。

走访“慰安妇”幸存者,

带去关怀,留下影像,

需要跟时间赛跑。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

  工作人员一行4人,

  跨越近2000公里,从南京来到海南,

  走访海南5位“慰安妇”幸存者,

  倾听她们的诉说,

  将最真实的故事讲给你听。

 

  1

  李美金

  1927年出生

  海南澄迈县中兴镇人

  到达李美金老人的家时,正值晌午。走进去,是三间新盖起来的瓦房。房子是老人三儿子的。西厢房内,正在午睡的正是李美金老人。

  看到我们来,老人连忙起身。“天气太热了,我现在身体不太好了,感觉很难受。”

  李美金老人在花季年龄,被日军强征为“慰安妇”。

  在被逼成为“慰安妇”的日子里,每到晚上,就成了李美金的梦魇。后来,她趁一位劳工死去,被家属抬回家的机会,跟着逃了出来,才捡回一命。

  如今,已经90岁高龄的李美金,能自己做饭吃。一家人每年春节聚到一起时,老人总要提醒孩子们,要好好读书,不要忘记历史,要学好本领,否则就会受欺负。

 

 

工作人员给李美金老人送来慰问金和慰问品

 

  2

  王志凤

  1924年出生

  海南澄迈县中兴镇人

  王志凤老人和李美金以及已经去世的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符美菊是同村人。从李美金老人家出来后,经过一条约50米的小巷,就到了王志凤的家。

  我们到的时候是中午12点多,老人正在吃午饭。桌上有肉还有南瓜。老人满脸皱纹,写满生活的沧桑。

  王志凤在借米回家路上,不幸遇到日军,被抓到慰安所受折磨,一反抗就挨打。后来,家人凑了9块大洋,才将王志凤解救出来,她才活了下来。

  至今,在王志凤老人的右腿上,还留有一道近10厘米的疤痕。

  

93岁的王志凤老人还能自己做饭吃

 

王志凤老人很善谈,她热情招呼工作人员,“天太热,快过来坐下吹吹风。”

 

  3

  陈连村

  1926年出生

  海南万宁市大茂镇人

  陈连村在山坡上放牛时,被日军抓去,三天三夜没有给她水喝,也没有给饭吃。折磨到奄奄一息时,她被母亲救回来。后来,她再次被日军抓去,被迫成为“慰安妇”。

  当被问及“日本兵”问题时,她止不住落泪。陈连村自己边抹眼泪边说,“我恨透了日本兵,有生之年,很想讨回公道!”

  

陈连村老人说,最近一年她身体不太好,手上皮肤很容易就开裂了

 

 

一说起那段心酸往事,陈连村老人就忍不住流泪

 

临行前,我们为陈连村和她的部分家人合影留念

 

  4

  卓天妹

  1925年出生

  海南黎族自治县本号镇人

  看到卓天妹老人时,她已经骨瘦如柴,精神头大不如前。老人现在和儿子、儿媳妇一家一起生活。她的儿媳妇告诉我们,老人已经不能自如地走路,每顿吃得也很少。

  大约15岁时,正在放牛的她被日军抓去,“白天要为日本兵挑冲凉洗澡水。如果我不做,就会被他们用棍子打腰。如果一个手拿不起来水桶,也会挨打。”在那被日军强征的两三年时间,卓天妹说,“过得不像人”。她得知同乡的另一位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陈亚扁去世的消息后,平静地说:“以后再也看不见她了。”

 

过去这么多年,回忆往事,老人说,她无论什么时候,都很恨日本兵

 

工作人员听卓天妹老人讲述那段心酸的往事

 

老人把这张“党员家庭户”珍藏在床头柜上

 

  5

  黄有良

  1927年出生

  海南陵水黎族自治县田仔乡人

  她是海南最早站出来起诉日本政府的“慰安妇”幸存者之一。她曾和“慰安妇”陈亚扁(已故)一道,前往日本出庭作证。我们到达黄有良老人家时,她正在老宅一间毛坯房中,躺在床上,腿上贴了不少膏药,细看,还有脓水渗出。

  黄有良老人拉着工作人员的手说,她现在腿脚不方便了,每天都要吃药。她平常躺在床上的多,出门要靠坐轮椅。她希望有生之年,还能再去日本打官司。“我老了,我希望等我闭眼前,能讨回公道!”

 

珍藏在老人屋内的照片

  

2000年,黄有良(右)曾与陈亚扁(已故)一同,前往日本讨公道

  

老人说,她现在行动不便,但心里还是很想到日本打官司

  

  工作人员走访手记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工作人员走访慰问5名“慰安妇”幸存者,听到老人们含泪回忆伤痛往事,感慨良多:

  

刘广建和王志凤老人合影

 

  “这是我连续两年,代表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在海南进行走访慰问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幸存老人。还是同样的大榕树,椰子林,但阿婆人数已经从去年的7位减少到今年的5位。

  在烈日下,在暴雨中,我和同事一起将慰问送到每个阿婆的手中。看到她们日渐衰老的身躯,我们不确定这样的慰问还能进行多久。

  阿婆们一次次期待日本方面向她们道歉和赔偿,一次次又失望不已。和每个老人道别时,我们都会说:您要保重身体,我们下次再来看您。期待下次还能握着老人的手一起合影。”

  

虞斌用手中摄像机记录“慰安妇”幸存者的影像资料

 

  “海南的这几位阿婆心底还是怀着对日本侵略者、对这不人道制度的恨,在世的”慰安妇“幸存者越来越少,可以指证的人证也越来越少。

  海南的这几位阿婆都坚强乐观的生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在用她们的生命在战斗,希望阿婆们都能健康长寿,能等来这迟来的正义。“

  

张亮向李美金老人介绍慰问品

 

  “作为一名纪念馆工作人员,我常常在人们面前讲述‘慰安妇’老人们的故事,之前对于她们的了解也仅仅只是从史料和书籍,但这次走访却让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走近她们。

  我们这次在海南走访的每位老人,见到我们时都特别开心,就仿佛儿孙归来般高兴,当我们离开时,她们又不舍的向我们频频挥手告别。老人们就像自家奶奶一样亲切和蔼。

  在陈连村阿婆家,她聊到自己的过去,心痛落泪了,我也哭了,我知道那是掩藏在老人心底最深处的黑暗记忆,是她永远挥之不去的梦魇……

  这群特殊的老人,她们都年事已高,体弱多病,她们都承受着常人无法想像的伤痛,但她们依然用笑容,用宽容面对人生。我希望她们永远不会被世人所遗忘。”

  

俞月花采访黄有良老人的小儿子,了解老人近况

 

  “时间一点点流逝,我们现在的80后90后一代年轻人,还有多少人了解数十年前,发生在这些老人身上屈辱的故事。她们曾经经历过一个怎样动荡的岁月。她们又如何在受尽屈辱后,顽强地活下来。

  我们有责任把老人们的故事记录下来,让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了解那段历史,了解曾经发生在我们的同胞身上的不幸遭遇。”

  

  在走访过程中,我们通过纪念馆官方微博和微信,对“慰安妇”幸存者的故事进行连续报道。收到很多热心网友的评论:

  网友“请叫我限量版”:每次看到关于这样的报道,心都会痛,心疼这些老人,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希望她们的余生可以安康幸福,也希望我们国人可以,勿忘国耻,铭记历史。

  网友“秋君”:辛苦了,愿老人健康长寿,我是海南人,为老人祈福。

  网友“一代天骄”:祝老人家健康长寿,也尽快看到正义的审判。

  网友“思念是最温情的等待”:时间的齿轮在慢慢的转动着,而她们却承受着难以忍受的苦痛。虽然我们应该放下仇恨,但那一段惨无人道、痛彻心扉的记忆却永不能忘记!

  ……

 

  除了走访慰问海南5位“慰安妇”幸存者外,此次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的工作人员还前往海南省档案馆,查阅“慰安妇”相关资料。由于种种原因,海南一些档案目前仍保存在广东,因此接下来,收集工作还将继续深入开展。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工作人员刘广建在海南省档案馆前

 

  接下来,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的工作人员还将继续奔赴广西、湖南、山西等地,慰问当地的“慰安妇”幸存者,将她们的故事记录下来,让历史真实呈现在大家面前。

  

老人们年纪大了,

随着时间推移,

逐渐离我们而去。

慰问“慰安妇”幸存者,

记录她们的影像资料,

做好口述历史工作,

是一件与时间赛跑的事情。

 

本期编辑:刘广建 张亮 虞斌 俞月花

  

“紫金草工作室”出品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