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发布

白纸黑字!这些新闻报道和书籍记录了南京大屠杀惨案!
2017-04-11 14:06:39  来源:本馆

  对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以来,日军在中国各地广泛实施的烧杀淫掠等战争暴行,延安的中共报刊一直给予密切的关注与强烈的谴责。

  1937年11月13日出版的《解放》周刊第23期上,刊登毛泽东于1937年10月25日在延安和英国记者贝特兰的谈话,揭示了侵华日军的种种罪恶的战争暴行:

  “日本帝国主义的攻城、略地、奸淫、抢劫、焚烧和屠杀,把亡国危险最后地加在中国人身上。”

  

《新中华报》对南京大屠杀的报道。

 

  1938年2月25日,延安《新中华报》(五日刊)第1版首次发表报道南京大屠杀的文章《尸山血海的南京——敌在南京之空前暴行》,因文长未能刊完,在下一期,即1938年3月1日出版的《新中华报》第1版上刊出此文的后半部分。此文开头写道:

  据由南京逃出之某人谈及敌军在京暴行及南京现状,与敌军屠杀焚烧、奸淫掠掳、禁绝粮食、伪组织丑状、敌军政治军事布置以及市面各情形如下。

  然后,此文章分段写出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有“凶残屠杀”“纵火狂烧”“奸淫妇女”“掳掠一空”等,以及“粮食恐慌”“伪会丑态”“敌军布防”“市面情形”等南京现状情形。

 

  其中,在“凶残屠杀”一段中写道:

  上年十二月十二日深夜里,火光冲天,杀声震地,我军于炮声隆隆之下,悲愤撤退,全城即陷入极端恐怖情形之中……当日下午,枪声渐稀,敌军大队入城,占据各机关,布置守卫。同时分派大批军队至各处按户严密搜索,我武装军队无论抵抗与否,一律遭受枪杀。自是日起,杀人恐怖,蔓延全城,嗣敌方宣称,难民区内藏有武装军队,乃不顾国际信义,公然违反国际救济委员会之诺言,冲入难民区内,按户搜查,凡貌似军人者,辄捆绑以去,十余日内,每日均有十余卡车,满载非武装人员向城外驶去,总计不下十万人,惨遭屠杀。以后偶有市民在街中行走,或在房屋内发现,敌兵认为形迹可疑者,立即驱至新街口广场上,一律以机枪击毙。倘被捕市民,地近河池,则敌兵必推溺河内……

 

  在“纵火狂烧”一段中写道:

  首都沦陷,敌军于十三日进城,到处纵火狂烧。猛烈之巨火浓烟,日夜笼罩全城,亘一阅月之久。此空前大火,使全城居民无时不在惊骇恐怖之中,其延烧区域,计有中华门、夫子庙、中华路、朱雀路、太平路、中正路、国府路、珠江路及陵园新村等地带,所有高大建筑及商店房屋,均付一炬,断垣颓壁,焦土无垠,凄惨情况,目不忍睹。

 

  在“奸淫妇女”一段中写道:

  敌军进城后,即按户搜索妇女,挟去奸淫。嗣复扩大暴行,每日至女收容所用大卡车将大批妇女载走,哭号震天,惨不忍闻。有时至深夜将一部分送回,但已遍体鳞伤矣。

 

  在“掳掠一空”一段中写道:

  暴敌非仅屠杀纵火奸淫,且复纵兵为盗,任意抢劫。当难民移避难民区时,曾将家门闭锁,嗣据目击者谈,各街巷门户业已开启,而室内物件已空,显然为敌军所抢掠。按自敌军进城后一个月内,每日有大批卡车满载器物向下关驶去,自系以轮船运走。并闻所有红木家具,亦均搬运殆尽,较珍贵物品,更早被席卷去矣。难民区外财物既全抢尽,敌兵又借检查名义,闯入难民区,翻查衣箱……每人所有钞票及财物,亦皆被夺无存。无抵抗的难民遭此浩劫既以不幸,而外人财产亦竟不免……

 

  从此文章的内容看,它是转录了1938年2月20、21日武汉《大公报》(汉口版)连载的中央社长篇电讯《陷后南京惨象》,副题为《倭敌失却人性凶残绝伦,屠杀市民八万,妇女半数被污》。

  此文内容是中央社记者采访在2月5日从南京逃出来到武汉的难民,所述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的种种暴行及殖民主义统治等。

 

  1938年6月30日,《新中华报》第443期上发表题为《日寇一年来的暴行》的述评文章,系统记述自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以来一年中,日军在中国各地的暴行,其中就有南京大屠杀的记载。文章开头写道:

  日寇一年来在我国的种种暴行,绝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以下所举不过是荦荦大者,但亦可见日寇野蛮残暴和凶暴的一般了。

  

  在“屠杀”一栏,写道:

  一、今年一月南京城日寇在紫金山举行杀人比赛,以先杀满一百五十人者为优胜。

  二、截至本年一月止,在长江下流(下游)一带被敌残杀的同胞达30万人。

 

  在“抢劫”一栏写道:

  一、南京沦陷后,不论是挨户搜索,每户必搜查七八次。如是狂掠达两旬之久,抢劫案达二万件。

  以上记述,虽较简短,却选择了日军南京大屠杀中最具有代表性、最为血腥与惨绝人寰的事件。

  

新华日报对“杀人竞赛”的报道

 

  其一是日军在南京紫金山下举行杀人比赛的事件。这是日军第16师团第19旅团第9联队(联队长片桐护郎大佐,因此称片桐部队)第3大队(富山营)中两名法西斯青年军官向井明敏少尉与野田毅少尉,在进攻南京的沿途,竟对中国战俘与平民百姓进行骇人听闻的杀人比赛。

  其二是揭示了日军在长江下游地区杀害了中国同胞“达30万人”。 这是根据英国《曼彻斯特卫报》驻上海特派记者田伯烈根据对上海、南京等地的调查材料,于1938年1月16日所发出的新闻报道稿的主要内容,从宏观上对日军在上海到南京地区的战争暴行作了综合性与整体性的报道,第一次提出日军在该地区屠杀中国平民“达30万人”的骇人听闻的数字。

  

  1939年,延安“时事问题研究会”编辑出版“时事问题丛书”。在1939年9月,编辑出版了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沦陷区》一书,简称《日本在沦陷区》。这是一本较全面汇编日本在中国沦陷区战争暴行与侵略材料的书籍。

 

 

  其中第三章是“日寇在华中的暴行”,第一节“在南京”,就是专门记述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及在南京贩卖毒品等的材料。

  编者在一开始写道:

  下面这几件记载,是从南京难民区国际委员会向日本当局提出的控诉报告译出的,原文是根据南京许多外侨目击后的记录。原报告共达一百七十件之多,此处仅随手摘录数件而已。

  接着,该书摘录了南京大屠杀期间西方侨民向日方当局递交的抗议日军在南京大屠杀暴行的报告。这些都是日军在南京暴行的典型个案资料。例如:

  

  第八十件。(1937年)12月20日上午7时左右,麦卡伦从鼓楼医院值夜返家,路上遇着许多妇女,奔赴金陵大学,据住在不同地方的三个人家的报告,他们的住宅昨夜统遭日本兵放火烧去。

  第八十一件。(1937年)12月20日上午3时左右,两个日本兵闯入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第五百号房子,强奸两个妇女,该时曾有日本领事馆的警察一人驻守门口。

  第九十件。(1937年)12月20日,一个瞎眼理发匠到鼓楼医院,据报告,他于13日携孩子在南京行走,遇日本兵向他索钱,因为没有钱,日本兵射击他的胸部。

  第九十一件。(1937年)12月20日,日本兵向南京某帽庄的主人索钱,他罄其所有,交给日本兵后,日本兵觉得不够,继续勒索,他无法应命,便遭枪击,胸部受伤。他来医院求治。

  第九十二件。(1937年)12月20日,日本兵闯入金陵大学红卍字会施粥厂,向会计员勒索法币七元而去。

  第九十六件。(1937年)12月20日,日本兵抢劫金陵大学的教授住宅共达五次之多,这些住宅既悬美国国旗,并贴着美国大使馆的布告。其中一个住宅日本兵曾闯入许多次,打开了三扇门。

  第九十八件。(1937年)12月19日下午7时半,两个日本兵轮奸怀孕9个月的十七岁少妇。9时,阵阵腹痛;12时,婴孩落地。今晨2时送入医院,产母精神错乱,婴孩无恙。

  第九十九件。(1937年)12月20日下午,日本兵闯入汉口路5号邓尼尔医生的住宅,该宅门前贴着日本大使馆的布告。他们奔到楼上的房间内,把两个女人拖到楼下,加以奸污,先后共达三个小时之久。他们还从地下室中取去脚踏车三辆。邓尼尔不在南京,故该宅现由威尔逊使用。

  第一○一件。(1937年)12月20日下午3时,三个日本军官闯入汉口路小学难民收容所的办公室,职员偕翻译和他们谈话,但他们置之不理,叫职员离开办公室,白昼宣淫,强奸了两个女人。

  第一○二件。(1937年)12月20日,日本兵闯入国际委员会委员、德侨许尔兹·潘亭的住宅,该宅现由马吉牧师、进行恢复电力的克拉·波德希沃洛夫和给日方修理汽车的齐阿尔三人合居。日本兵在马吉牧师的许多中国朋友面前,强奸几个妇女。那些中国朋友都是来自下关的良好基督徒,目击兽行,惊骇不止。

  第一○四件。(1937年)12月20日下午4时,四个日本兵闯入江苏路二十三号办公处的邻宅,将男人驱入一室,强奸三个妇女。他们到我们的院子里过夜。第二天早晨,日本兵又去要一个女人。午后四时半,两个日本兵再去强奸一个女人,一个男子想加以阻止,日本兵就开枪射击,幸子弹滑过,未受伤害。

  第一○五件。(1937年)12月21日下午1时15分,威尔逊看见一个日本兵闯入金陵大学女生宿舍。他叫日本兵出去,后者以手枪威胁。威尔逊又和那日本兵狭路相逢,后者装上子弹,但未开枪。

  ……

  

  对南京大屠杀,以及对侵华日军在中国各地的大量战争暴行,进行系统而深入的研究与揭露批判。

  延安“时事问题研究会”编著的《日本在沦陷区》一书,成为中共干部的必读著作,从而使日军在南京大屠杀的罪恶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个抗日根据地得到广为宣布。

  

  80年前的惨案,需要更多的媒体进行报道、传播。如此,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历史真相,才能让全世界热爱和平的人士,铭记战争的惨痛教训,并继往开来祈愿和平!

 

“紫金草工作室”出品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