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高兴祖:南京大屠杀研究第一人
2018-01-02 11:14:17  来源:本馆

 

高兴祖教授1928年12月7日出生于江苏武进县,1954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历史系。留校任教后,从事日本史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并先后被派往北京外交学院进修。他长期致力于日本史,日本外交史,中日关系史研究,是中国最早从事南京大屠杀研究的历史学家。

  高兴祖的父亲高柏桢长期从事教育工作,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为抗日救亡奔走,于1939年殉难。常州市的柏桢中学是为纪念他而建立的。他的叔父高谟,曾在南京上空先后击落六架日机,后来在一次赴上海执行轰炸任务时壮烈牺牲。国破家亡,日本侵略者的无比残暴行径,高兴祖永远铭记在心。
  1960年,高兴祖等四位南京大学教师带着七位学生开始对南京大屠杀进行调查研究,拟就了书稿《日寇在南京的大屠杀》,计划在1963年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书稿打出清样后,因故未能公开面世。而后,其他老师由于工作需要转向其他方面的教学研究,只有高兴祖仍然把这一历史事件当作自己的研究课题。他孜孜不倦地继续搜集有关材料,并在1963年和1978年在南京大学校庆报告会上提出了报告。又根据新捜集的材料,对原稿修订补充,书名更改为《日本帝国主义在南京的大屠杀》,1979年作为南京大学的内部资料付印。这是建国以来我国第一部研究南京大屠杀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专门著作。
 
高兴祖教授在日本作报告
 
  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发生了教科书事件,日本文部省审定通过了多处篡改历史史实的中学教科书,引起了中国和亚洲国家的一片哗然。高兴祖满怀愤慨地撰写了《日军侵华暴行—南京大屠杀》,由上海人民出版社作为祖国丛书出版,并由牧野笃先生翻译成日文,由日本教员组合和国民教育研究所两次出版发行。这是我国第一本译成日文的南京大屠杀专著,对中日两国人民拨开迷蒙了解真相起了重要作用。
  1985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同胞纪念馆成立,高兴祖被聘任为“南京大屠杀”编史、建馆、立碑领导小组的编史组组长。1987年在南京市委、政府领导下,由高兴祖等学者编撰的《侵华日军大屠杀史稿》由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其后,又陆续出版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档案》和《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照片集》。
 
松冈环邀请到日本访问的高兴祖(中)、幸存者伍正禧(右),参观日本小学
 
  高兴祖治学严谨,成果丰硕。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撰写了上百篇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论文。
  上世纪60年代,日本林房雄在《中央公论》上连载“大东亚战争肯定论”,于是战争亡灵堂而皇之地在日本学术界横行。日本著名学者家永三郞教授写的揭露日军暴行谴责侵略战争的教科书,却被文部省无耻地审定为“不合格”。到了70年代,铃木明散布“无稽之谈”一说。高兴祖一一列举确凿证据,摆事实讲道理,有力地痛驳了铃木明的谬论。
  1986年,日本第二次发生教科书事件。这期间,拓植大学的讲师田中正明发表了《南京大屠杀之虚构》,不仅否认日军的侵略和暴行,而且还为发动侵略战争推卸责任,并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提出九点质问。对此,高兴祖执笔撰写了《南京大屠杀的史实不容抹杀 ——评田中正明的九点质疑》,痛斥田中正明的谬论。1987年,在纽约七七事变5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宣读了高兴祖的论文,并获江苏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其后,日本国会议员,前运输大臣石原慎太郎又跳出来信口雌黄:“南京大屠杀是中国编出来的谎言。”高兴祖对这种颠倒黑白的胡言乱语,一口气编写了五篇文章予以驳斥。文章发表后,在美国、日本引起具大反响,日本进步人士组织的“反对石原发言京都集会实行委员会”把这些文章汇集一起,由北山敏愽、山内小夜子等翻译编辑, 在日本出版了《南京大屠杀的史实不容抹煞 - 驳日本国会议员石原慎太郎》。
  1990年代初,曾经参加侵略南京的日本士兵东史郎出于向中国人民谢罪的愿望,在日本京都和平展览会上,公布了他的战时日记,其中包括记录当年南京大屠杀情景的真实材料。可是,东史郎遭到日本右翼势力的嫉恨,受到谩骂、围攻和恐吓,甚至扬言要杀死他。于是高兴祖写了《东史郎日记真实可信 —读〈一个应征士兵的体验 - 南京大屠杀〉》等多篇文章,支持东史郎的正义斗争,为他提供有力证据。高兴祖的上百篇论文,对社会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不仅捍卫了中华民族的学术尊严,同时打击了日本右翼势力的嚣张气焰。
 
1999年2月4日,高兴祖教授(右)、山内小夜子(中)、常嫦(左)
 
  高兴祖还承担了大量相关的社会工作。1995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成立, 高兴祖被推选为第一任会长。先后聘为南京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顾问,《南京大屠杀 - 幸存者的见证》、《南京大屠杀 - 历史的见证》、《拉贝日记·为历史留下见证》、《30万遇难者真相》等纪录片和VCD总顾问和历史顾问。
 
高兴祖教授(中)与约翰·拉贝外甥女赖因哈特夫妇
 
  高兴祖有很强的历史责任感。他不畏艰辛,亲历亲为,运用实证的方法,经过多年的实地发掘考查,查阅大量的档案资料,整理公布了丰富的史料,其中有许多珍贵的鲜为人知的第一手资料。发现了南京大屠杀的见解人丹麦人辛德贝格等。他在国际学术和爱好和平正义人士中具有极高的威望。40年中,高兴祖不仅自己笔耕不缀,经常应邀到部队和各省市高校讲学,指导和教诲后辈对南京大屠杀历史的研究。他广泛团结国内外专家学者和爱好和平人士,先后赴日本,美国,丹麦等国进行学术,和平交流。1997年12月,他应日本"南京大屠杀60周年全国联络会"的邀请,去日本大阪,京都,神户等地,并发表了《南京1937和京都16师团》,《侵华日军暴行真相 - 日本军国主义有预谋的恐怖政策》等长篇论文,并参加了追悼南京大屠杀受难者60周年的提灯游行。
 
1997年12月,高兴祖教授(前右二)在日本参加提灯游行
 
  2001年1月8日,高兴祖突然不幸因病去世。
  2002年4月9日,高兴祖的女儿高宁将他的622本藏书全部无偿捐赠给纪念馆。
  2005年8月15日,在南京市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盛大活动中,南京市领导把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特别贡献奖章001号授予高兴祖。在此期间,由高兴祖学生魏长生,夏维中和韩文宁先生编辑的论文专集《南京大屠杀与日本战争罪责 —高兴祖文集》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从右至左:原纪念馆副馆长段月萍、高兴祖教授、幸存者陈德贵和李秀英
 
  高兴祖曾说,今天重温这一历史事件,十分有助于中日两国人民了解历史的真相,吸取惨痛的教训,并切实推动中日两国的友好关系,在承认并能正确对待过去这段历史的基础上,沿着正确的方向向前发展。高兴祖是一位有崇高爱国主义精神的史学家,他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唯有他对民族、祖国、同胞的丹心一片。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