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受害者

短短一个月,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世4位,目前仅剩108人!请转发,呼吁全社会对他们关注和关爱!
2016-12-12 10:19:51  来源:

他们

是那场惨案的见证者

是历史的时间证人

尽管时光流逝,记忆却无法淡忘

如今,他们中的很多人相继离世

短短一个月内

又有4位老人离我们远去

他们带走的

是对于痛苦的深切追忆和警醒

今天让我们再次追忆缅怀逝者

同时关注关爱幸存者们

陈宝珠

陈宝珠老人出生于1927年12月9日

2016年11月12日凌晨4点去世,享年89岁

1

陈宝珠老人证言

1937年,我家住在沙洲圩石家庄。家有父母亲、两个哥哥、一个弟弟,有四间房子。日本兵的到沙洲圩时,父母带着我们经常躲进的芦柴洲里避难。

当时,姑娘们把头发都剪了,穿着白大褂子,戴着狗舌帽,有的躲进地洞,有的躲进芦柴洲里,但是日本兵仍然不放过,经常坐船去芦柴洲里去找人。

我们多次看到他们把年轻的姑娘从那里抓走。当时,我大嫂陈桂英在家做月子,没办法走。有一天,她被日本兵强奸了,哭得死去活来。

当天夜里,我大哥把她带到山里躲难,但是那里也有日本兵。不久,又回来了,躲进芦柴洲。她被强奸时32岁,67岁时去世。

任静萍

任静萍出生于1922年12月9日

2016年11月10日晚7点30分离世

2 

任静萍口述史 

日本鬼子进攻南京城前先扔炸弹,城内城外凄厉的警报声音不断。

我家住在城南三山街承恩寺,与爸爸妈妈奶奶四个人在一起。一天早晨爸爸到中华门外找船准备逃难,把门反锁直到下午他的人还未回来。

我在屋里听到消防大队长喊有人吗?妈妈任邓氏回答有三个人在家。大队长说城门已经关了待在家里很危险,要我们赶紧去金陵女子大学难民所。

在赶往难民区的路途上,日本飞机仍在乱丢炸弹。我被一片弹片击中了后腰,血流不止讨要了点烟灰敷上。

最后送往南京鼓楼医院包扎,一个外国护士说小姑娘伤得挺严重的。我跟着住进难民所没有及时医治,腰伤拖了一年多时间方才痊愈。

 

李钟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钟出生于1926年10月9日

2016年11月7日上午11时53分去世,享年90岁

3 

据李钟老人家属介绍,老人生前也接受过媒体采访,但是近年由于身体不便,未能进行相关的证言的采集。

 

张福智

张福智出生于1927年10月26日

2016年11月26下午4:30去世,享年89岁

4 

1937年,他与父母和弟弟住在板桥街,为躲避战祸全家逃往江浦桥林。再返回家中后发现房屋已被日军烧毁,他也被日本兵打倒在地,右眼受伤失明(后左眼也突然失明)。

79年过去了,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减至108人。专家说,每一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证言证词的史料记录,也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时间证人,为史存证

5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伍秀英

伍秀英,1933年生于南京太平路。伍秀英清晰地记得1937年日军攻城的那个冬日午后,一家人正围坐桌前吃着午饭,突然炮火震天、警报轰鸣,全家猝不及防,放下碗筷便跟着左右四邻逃到了位于五台山附近的一处难民营,一躲就是数月。

6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

夏淑琴,1929年5月出生在南京。日军进攻南京前,家里共有9口人。在那场惨案中,除了她和妹妹夏淑芸,全家7口被日军杀害。

7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周文彬

当年只有一岁的周文彬睡在摇篮里,被日军的子弹打掉了一个脚趾。

8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

1937年12月,日军攻占南京,10岁的葛道荣亲眼看见鬼子破墙闯入。葛道荣的叔父葛之燮被鬼子乱刀砍死家中,舅父潘兆祥、王钧生,分别被日军在下关江边和煤炭岗杀害。葛道荣和年幼的弟弟妹妹躲入难民区才得以幸存。为保护年幼的弟弟妹妹,葛道荣被日本兵在腿上狠狠戳了一刺刀,至今还有伤疤。

9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张慧霞

张慧霞,1928年出生,南京大屠杀幸存者。1937年时,家住长乐路三坊巷49号。南京沦陷后,爸爸、叔叔、堂伯被日本兵押走,再也没有回来。

11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陈德寿

据陈德寿回忆,1937年日军占领南京之际,他眼见年轻的姑母在家中死于日军士兵刺刀下,经营服装生意的父亲在出门参加救火之际,被日军抓去后惨遭杀害。

12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杨翠英

“我们一家被杀了4口人啊!我爸爸死的时候才30多岁。我妈妈从此白天哭、夜里哭。”杨翠英说,当时家里没有吃的,而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所里在发粥,她就一个人从大方巷步行去那里领粥,再小心翼翼端回家。

13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向远松

“那一场人间惨案给我们全家带来的打击和悲痛,一直持续到了今天,时刻都没有忘记。每年的清明节我们都会想到,又是一年惨痛日,含泪悲愤。很多和我们一样在南京大屠杀中失去亲人的遗属和幸存者们到纪念馆祭扫。”

14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谢桂英

如今93岁的谢桂英老人,目前居住在南京鼓楼区,谈及死于侵华日军枪下的父亲与叔叔不禁潸然泪下。

据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统计,截至目前为止,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剩108人。这些老人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铁证,是活着的历史见证人,时光会流逝,但记忆不会风化。

在第三个国家公祭日即将到来之际,让我们再次缅怀因那次浩劫而相继离开的逝者,感谢那些愿意站出来强忍痛苦揭下伤疤去帮我们还原那段历史的幸存者。同时祝福这些幸存者们能有一个宁静而安详的晚年生活,更希望社会能对他们多一点关怀和尊重!

部分图片来源丨南京摄影师速迦

“紫金草工作室”出品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