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受害者

戴美云
2016-08-09 15:27:00  来源:

戴美云证言

我的父亲被日军杀害,妹妹也被日军刺了一刀 

1937年,我家住在水西门外大士茶亭,家中有6口人,父母、妹妹、弟弟、还有一个奶奶。

日军进城时,我们全家往圩里跑反躲难,家里人跑散了,我与母亲在一起,在路上,我的包袱和带的猪油全给日本兵抢走了。

日本兵到处找“花姑娘”,为了躲难,我曾躲到人家的黄豆芽桶里。有一天中午,我刚烧好一锅饭,还没来得及吃,就听到有人喊“日本兵来了”,我们就跑到芦苇荡里。日本兵放火烧了房子,我要出去,被父亲拉住。芦苇摇来摇去,日本兵看到就开枪,塘里死的人很多。冬天人们穿着棉袄棉裤,被子弹打穿了,棉花在水里漂得到处都是。我们蹲在水里,也不知道冷,直到下午四五点钟日本兵走了,我们才上岸,第二天我就生病了。

我父亲戴炎森,当时才30多岁,被日本兵抓走,再也没回来。我妹妹耳朵下面也被日本兵刺了一刀。日本兵让我奶奶找“花姑娘”,我奶奶说没有,被他们用枪拐子打了一顿。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