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受害者

兰和义
2016-08-09 15:24:00  来源:

 

兰和义证言  

我被日军抓过三次差 

1937年,我家住在毛家苑32号。父亲早已去世,母亲与我相依为命。日军进城前,我与母亲住进了阴阳营难民区。有天晚上,我四婶兰马氏在阴阳营被四五个日本兵轮奸。

我被日军抓过三次差:第一次被拖到朝天宫,一起被抓的有好几个人,替日本兵磨刺刀,磨了四五把,他们要杀猪,也不给饭吃,日本兵把门板拆下来烧了烤火,晚上我们几个人翻墙逃了出来。

第二天,日本兵抓了我和另外两个人,让我们送三口锅到三牌楼,我们不走大路,大路上全是死尸,我们走小路,快到阴阳营时,看到300多人被日本兵杀害了。我们拖着小板车,日本兵走在后面,我们说前面不能走,前面正在杀人。日本兵架着三四挺机关枪,那些人都是老百姓,全是男人,老少都有,很多人哭喊着,这些人全被打死了。后来,我们到了湖南路丁家桥原国民党中央党部。日本兵吃饭了,我求他们开了个路条,路条上写着“中岛部队宪兵队使用三人”,我们像拿到圣旨似的,大街不敢走,就走小路,回到阴阳营,我母亲高兴极了。

第三次,我们10个人被汽车拖到板桥,替日本兵烧饭,晚上我们又跑回来了。马路上到处都是尸体,挹江门、三牌楼、丁家桥尸体很多,挹江门有二三百号人被杀,下雨了,尸体都泡烂了。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