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草“丛书

奥斯维辛没有新闻,却有非写不可的使命感!
2016-11-16 15:33:00  来源:

犹太人大屠杀是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种族清洗,是二战中最著名的暴行之一。德国在这场种族清洗活动中屠杀了近600万犹太人。

尽管受到纳粹的残酷压迫,但是“大屠杀”期间,也曾爆发过若干次受害者在身体上的和精神上的抵抗行动。

其中最著名的一次,发生于73年前的今天——1943年10月14日的波兰索比堡。


波兰索比堡起义 

位于波兰东部的索比堡集中营的受害者计划10月逃跑,那时集中营最残暴的党卫军官员正好不在。 10月14日下午4点,密谋者引诱11名卫兵分别进入陷阱。集中营的电话线被割断。但是对犯人进行日常点名时,一个卫兵发现了一具同事的尸体,拉响了警报。 一个反叛领袖跳上桌子,大呼快跑,让大家"告诉世界这里发生了什么"。 逃跑过程中,250人被纳粹杀害,58人被救。


 希姆莱

从1942年4月至1943年9月,德国人在索比堡屠杀了25万犹太人。10月份的起义和逃亡行动令党卫队首领希姆莱大为震惊,恼羞成怒的他下令关闭位于波兰东部的索比堡灭绝营。

但是,在波兰南部的奥斯维辛镇,残酷的压迫仍在继续。

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在奥斯维辛修建了世界上最大的集中营,监禁了数百万人,并屠杀了其中的110多万人,受害者绝大部分是犹太人,只有7500人幸免于难。

1947年7月2日,波兰政府把集中营改为奥斯维辛博物馆,虽然许多大屠杀的证据被纳粹销毁,但是人们根据当年的原貌重建起来。

 

博物馆成立之后,每年有数十万人前往参观,2014年,参观人数突破了150万。

“今天,在奥斯维辛,并没有可供报道的新闻。记者只有一种非写不可的使命感,这种使命感来源于一种不安的心情:在访问这里之后,如果不说些什么或写些什么就离开,那就对不起在这里遇难的人们……”

这是一篇获过美国普利策新闻奖的优秀新闻作品,名为《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

作者亚伯拉罕·迈克尔·罗森塔尔跳出了传统新闻“零度写作”的窠臼,在反映客观事实的基础上,着力表现一名有使命感记者的主观印象。

1945年1月27日,苏联红军解放了奥斯维辛集中营。

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奥斯维辛集中营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2005年11月1日,第60届联大全体会议一致通过一项议案,决定将每年的1月27日定为“国际大屠杀纪念日”。

1月27日这一天现已被英国、意大利、德国等许多国家定为纳粹大屠杀遇害者的纪念日。

每逢纪念日,都有当年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从世界各地赶来,他们在集中营死亡墙、焚尸炉和毒气室、纪念碑以及苏联红军战俘墓碑前敬献花束、点燃蜡烛,缅怀遇难者。

一名参加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纪念活动的大屠杀幸存者。

而波兰当局也会举办形式多样的悼念活动,如让当地民众聆听一封信,致敬那些营救囚犯的人们。

约300名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穿着代表当年集中营标志的蓝白条服装出席纪念活动。

这不仅仅是波兰人民的悼念,更是全人类的共同缅怀。这一天,德国、美国、加拿大、以色列以及欧洲多国均会举行悼念仪式。

1月27日这天,德国总统府、总理府、各部委及下属各机构均降半旗,多个组织和机构在首都柏林举行各种纪念活动。德国官方部门也通过新媒体向全球介绍纪念活动。

2014年1月27日,在德国首都柏林,两名游客走过犹太人纪念碑群。

“我们一如既往地负有责任,让更多人知晓当时的残暴行径,让那一段记忆清晰地刻在人们心里。”这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70周年前夕上的讲话。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但忘却历史则意味着对死者的再度谋杀。

 

相关文章

《离开奥斯维辛,才知生命美好》节选 奥斯维辛集中营得到解放时,仓库里剩余的鞋子是40.4万双。此外,我们还可以见到堆积如山的餐具、牙具、剃须刀、鞋油、眼镜和写着名字的行李箱,它们不再能寻找到自己的主人。

当然,还少不了用过的毒气罐,一个个空罐子堆在展室内,谁也无法计算这些罐子里的毒气杀害了多少人。最初,大部分被押送到集中营的犹太人仍然深信自己只是在向东欧“迁徙”,甚至相信德国人已经为他们购置了土地和农场,所以携带了大量个人物品。

入营后,他们的物品被统一没收“保管”,直至他们死去时,仍不知这些东西会成为战争物资。

当时,他们的物品被分类囤积,陆续运出以供第三帝国的军队和平民使用。直到战争结束时,集中营的仓库中仍有堆积如山的物品未来得及运走。

当时,头发仓库足有一个中型飞机库大小,存放的头发达7000公斤。每个人都会忍不住想:要杀害多少人,才能积攒这么多头发?

叶克飞丨腾讯·大家专栏作者

 

内容来源丨《紫金草》丛书第三期

“紫金草工作室”出品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