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草“丛书

我的祖国——法国同样需要了解这段历史
2016-10-17 14:51:00  来源:

克里斯蒂安.帕赫

宽7.46米,高2.35米,我30年绘画生涯中创作的最大一幅油画《暴行》,目前珍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色彩压抑的巨幅油画上,凶残的日本侵略者挥舞战刀砍向中国平民的头颅,怀抱孩子的中国妇女惨死刀下,孤儿在亲人遗体上无助地嚎哭。远处,黑云压城……

这是1937年12月的南京,红色是中国平民的鲜血,黄色是侵略者的罪恶。然而,在红黄之间,还有些许白色,那是无辜死难者灵魂化成的和平鸽,述说着对和平的祈愿。

3年前,我和大多数欧洲人一样,对南京大屠杀一无所知,对日本在亚洲的侵略罪行一无所知。直到一天,从天津去杭州路过南京时,朋友说的一句话,帮我打开了发现南京大屠杀悲惨历史的大门,埋下了创作的种子。朋友说:“知道吗?70多年前,在这座城市里,日本人曾在6周里杀害了数十万中国平民。”

几天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的新闻,让我创作一幅南京大屠杀画作的想法生根发芽了,我专门查阅了南京大屠杀史料,参观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开始了追寻之路。

2015年1月,我开始着手创作,6个月后,《暴行》诞生了。接近6个月的时间,当年南京人民遭受的屈辱和苦难,日军无人道暴行的场景在我脑海里不断放映,精神饱受煎熬。2015年12月,当我把这幅油画捐赠给纪念馆后,悲愤阴郁的心情,才有了一丝解脱。

我希望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能够了解这段历史。

时至今日,我的祖国——法国人民知道这段历史者还不多。但是,对战争的残酷、对侵略者的残暴,几乎每个人都有认知。在我家族的长辈里,表姑在二战时不忍法西斯的暴行,曾悄悄帮助过犹太人,因此遭受到了德国人的迫害。这段悲痛的经历,让表姑终生难忘。我想,如果南京的这场暴行能在法国,能在法国的博物馆进行展览,再由法国推广到全欧洲,这对全人类的和平教育都有重要意义。

2016年6月,应纪念馆馆长张建军之邀,我来到了2015年底开馆的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参观。

 

帕赫在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参观

当得知此处为旧时慰安所的原址时,我对接下来的参观产生了一丝畏惧。一走进馆内,我便很快被一种的压抑感闷得喘不过气来。

从眼前的物证中,我感受到了那些如今年事已高,曾经死里逃生的妇女们精神上的痛苦与折磨。我理解这些不同年龄层次的女性,她们别无选择,只能屈身成为日本人的性奴。我明白战争对妇女的摧残:奴役、侮辱以及惨无人道的暴行。

我能体会到她们凋零的内心,以及反复受到强暴折磨的卑微肉体。但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是,由于家庭名誉的原因,现如今有些年迈的妇女仍然保持沉默,不与外人说起她们的经历。我必须承认,这座纪念馆是对所有在战争中受到侵害女性的关怀,也正是由于她们,这座纪念馆才有它存在的意义。

同样是那天早晨,在与中国绘画艺术家张玉彪先生的见面之后,我再一次陷入了悲痛之中。他向我展示了1945年日本人在南京投降的巨幅画像——这是一件具有珍贵历史价值的巨作。我们一同欣赏这幅作品,作为画家,我们一起在为这段历史留下印证:张先生创作了这幅关于日本战败的画作,而我创作的画则记录了日军在宁屠杀南京人的血腥场面。

同样的创作动机,同样的苦难,同样的情愫,把一位中国艺术家和一位法国艺术家的心紧密相连。

我很高兴能拥有这样真切的情感共鸣。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