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国家公祭日

南京不会忘记!6位南京安全区国际友人今天获赠“紫金草国际和平纪念章”!致敬义士!感恩英雄!
2016-12-12 16:49:14  来源:

  南京沦陷前夕

  数十位外籍人士冒着生命危险留在南京

  利用中立国国民和红十字会委员等特殊身份

  创建国际安全区和难民营

  在保护难民生命财产

  抗议和阻止日军暴行等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

  他们崇高的人道主义精神

  将永远为世人所铭记

   

  今天上午

  当年的国际友人亲属代表18人来宁

  出席“南京不会忘记”

  紫金草国际和平纪念章颁发仪式

  ▼

   

  省市领导、国际友人亲属代表出席仪式

  省委书记李强(左4),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吴政隆(左6),省委常委、秘书长樊金龙,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王燕文,来自美国、德国的南京大屠杀期间参与难民救助、记录日军暴行的国际友人亲属代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南京大屠杀史学研究专家等出席了颁发仪式。

   

  罗伯特·费奇(乔治·费奇后代)

  乔治费奇的儿子——罗伯特·费奇先生在仪式上表示:我的父亲乔治·费奇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今天的我们,任重而道远。我们可能无法释怀,但一定不能忘怀。江苏省和南京市政府及其人民已经通过创建纪念馆完美地彰显了这一点。”

   

  省委书记李强(左一)

  江苏省委书记李强在仪式上发表讲话,并指出:“79年前一批国际友人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的大爱和义举,永远不会被江苏人民、南京人民,全中国人民忘记!今天的我们,要和全世界人民一起,共同携手,努力维护世界和平!”

   

  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吴政隆出席颁发仪式

   

  国际友人亲属代表佩戴纪念章合影

   

  托马斯·拉贝(约翰·拉贝后代)

   

  弗里德里希·罗森(罗森后代)

   

  伊丽莎白·希辛(罗伯特·威尔逊后代)

   

  斯蒂芬·特里默(克利福德·特里默后代)

   

  斯蒂芬·布莱笛(理查德·布莱笛后代)

   

  斯蒂芬·布莱笛一家人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老人合影

   

  玛乔丽·威尔逊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合影

  出席纪念章颁发仪式的国际友人亲属代表

  ▼

  托马斯·拉贝一家(约翰·拉贝后代)

  罗伯特·费奇一家(乔治·费奇后代)

  伊丽莎白·希辛一家(罗伯特·威尔逊后代)

  斯蒂芬·特里默一家(克利福德·特里默后代)

  斯蒂芬·布莱笛一家(理查德·布莱笛后代)

  弗里德里希·罗森一家(罗森后代)

  此次颁发的紫金草国际和平纪念章,以象征和平之花的“紫金草”为主体造型。纪念章中心采用“义”字繁体篆书、“紫金草国际和平纪念章”中英文和放射的正义之光图文,传达出国际和平人士的爱心、公义之举。

   

  花间飞出的四只和平鸽、环绕花心边缘与纪念章环扣的橄榄枝意为铭记历史、祈祷和平。纪念章采用银质3D硬金和珐琅工艺、绶带采用电脑提花工艺、盒体采用红花梨木。

   

  紫金草国际和平纪念章寄托着我们对国际友人公益之举的赞赏以及对和平的向往。今天,让我们再次回顾这些国际友人的义举,并致以崇高的敬意!

  约翰·拉贝

  1937年11月,德国友人约翰·拉贝被推举为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参与救助了25万南京受难者。

   

  南京沦陷后,拉贝住所收留和保护了600多名中国难民,他的居所小粉桥1号成为了当年“恐怖地狱”里“爱的花园”。拉贝还在这里写下了著名的《拉贝日记》,成为控诉日军罪行最重要、最详实的史料之一。

   

  位于鼓楼区小粉桥1号的拉贝故居

  乔治·费奇

  1938年1月24日凌晨,日军铁蹄下的南京城一片死寂。夜雾还没有从城市上空散去,发往上海的日本军列正准备出发。

  一位面色凝重的西方人出现在挤满了日本兵的火车站,他的大衣里秘密缝制着8盘16毫米胶片。这些胶片所记录的,是日军屠杀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和无辜难民的影像。

   

  乔治.费奇(George A. Fitch, 1883-1979)

  这些胶片最终被公布于众,成为南京大屠杀的铁证。这个西方人,就是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总干事,美国人——乔治?费奇。

  他凭借自己的努力拯救了许多难民的生命,并在1946年作为目击证人,出席了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对战犯的审判。

  罗伯特·威尔逊

  罗伯特·威尔逊1906年出生于南京,这里也是他童年生活的地方。所以在南京大屠杀的危急时刻,他选择留了下来。

   

  罗伯特·威尔逊

  威尔逊是当时留在南京唯一的一名外科医生。南京大屠杀开始后,他在金陵大学的医院分秒必争地为伤员做手术,平均一个小时就要做一例截肢手术。

   

  罗伯特·威尔逊为伤员做手术

  1946年,威尔逊远赴日本东京,作为南京大屠杀的第一位证人,在审判日本战犯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出庭作证。

  同为医生救死扶伤的还有克利福德?特里默、理查德?布莱笛,他们是鼓楼医院美籍医生,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参与难民救治工作,为市民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布莱迪大夫先生回到了南京,我们大家都很高兴。他在到达南京的当天就开始着手注射预防天花疫苗的工作,并在有3万难民的收容所里开展医疗工作。

  1928年2月8日《拉贝日记》

  罗森

  罗森,德国大使馆南京办事处政务秘书。他通过亲自调查与德国侨民提供的材料,记录并向德国外交部发送了有关日军在南京暴行的连续报告,被称为“罗森报告”。

   

  1938年2月10日罗森致德国外交部报告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设立,为难民们提供了保护伞,在风雨飘摇的日子里,为他们提供避难的港湾。

  这些中外友人为难民们所做出的努力与贡献,为那个被黑暗笼罩的日子点亮了一丝光,温暖了难民们的心,值得后人铭记感恩他们的奉献。

  “紫金草工作室”出品

责任编辑: